不是一阵风

个人日记堆放。

小心思

内心悄悄的许愿希望你会看得到。


张了张嘴,是我说不出口的话。


只能对着空空的空气说,好像你能听到一样。


看到那个姑娘换了云无月的头像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
我以为我已经在一点点靠近你,从两万公里之外,但实际上,你我之间的距离其实又何止两万公里。


突然觉得自己是自取其辱,看到你换了头像像个傻子一样的开心,忍不住的说喜欢你喜欢你,傲娇的不敢换头像。可是有的人愿意和你换头像,有的人愿意和你爱云洛。最后发现自己,才是那个最卑微到尘埃里的。最不被看得起的。


或许你说的有事是我不能去的另一个空间,如果这个游戏还会看到对面的人,我又该如何自处,我又该何去何从,把这片自留地也要全部埋葬。几分钟里,我在怀疑是你逼我越走越远,还是我在一次次犯错逼自己越走越远。


张了张嘴,是我说不出的话,说不出要把自己逼疯的话。20多天里是谎言吗?


我还会继续坚持,坚持到现实告诉我,究竟这段付出会不会有回答。你说过大海不会有回答,那么如果到那一天,我只能默默离开这片海,把自己葬在离海遥远万千的星河里。


忍着眼泪不想流下来。张了张嘴,不能告诉谁。


谁也听不到,谁也看不到,谁也不知道。


被切开的,空洞洞的,一片漆黑,仿佛有光,又仿佛是幻觉。

(´・ω・`)我真是世界第一的大笨蛋。


唉。


以为自己是学姐,结果自己是学弟。


sotai觉得自己掌握了局面,sotai内心一阵狂喜,sotai a了上去。


集中注意力写数学!

Miles Away

今天脑子又变得乱乱的,和哥商量了下之后的一些安排,他说带我去自由之路上走走或许会认清楚一些事情。

感觉自己一直以来仿佛做了很多事情,有的现在回过去看很容易判断对错,有的却很难说清楚自己做的是否合适,是否需要十年二十年或者更短的的时间就会产生一些后果。

就算这样一直迷茫下去,也是不会有解决的办法的。过去的三个月,六个月,八个月,我曾经沾沾自喜是自己努力而快乐的三个月,现在好像是从父母那里偷来的,甚至是从自己喜欢的人那里任性抢来的。自责迷茫和埋怨,似乎从暑假开始就像一种极大的负压一样笼罩着我。几次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支撑下去,仿佛一觉醒来,又是新的一天,又走过去了一般。

哥说我现在脑子比暑假冷静很多了。但是,在我自己的心里,事情和局面已经被我搞坏掉了,仿佛已经无法挽救一般。就像以前做错的考题,再也不可能修改答案。仿佛也只能在冥冥之中顺应着自然的节拍继续继续地支撑下去。

哥说年前一定要解决。

不知道还能到什么时候。

兔子在桥上把钥匙交给你以后,消失了。

因为,我听他说,大海虽然从不回应,但是不代表没有波澜。

自私又脆弱,又倔脾气的我,却喜欢一遍又一遍对着我的海喊着喊着,然后等着等着,好像这样就能得到回答。但是,我总是忘记,漫长的等待永远是得到解答的一个过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不知道流眼泪有什么用,但是却总会自己把心揪起来,做些一时徒劳的感情抒发。

在一起度过的短暂秋日,一瞬填满了回忆,但是又留下无限的空虚伤感。

所以我总是想起来,靠在一起的肩膀,永远温热的手掌,午后斜斜落进地铁车厢的阳光,两个人一起迷路,然后在儿时期望的景点游览,一起在秋日尚且温暖的风里走了好远的路,带我偷偷进去的教堂,我依偎着你看着空旷的车站……

想到这些就会很怀念,然后就会让思绪飘的很深很远。

幼稚的牵着你的手指,故意说你唱歌难听,嫌弃你不好好照顾自己,还有被你照顾的时候一勺一勺的饭菜……

我难以用完整的语言描述这些场景,因为真的打开这些回忆,我只会不知所措地落泪。眼泪无数次中断我接着叙写下去。

就好像那天上车的一刹那,我以为自己可以坚决地暂时离别你的怀抱,但是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。

看到你熟悉地亲昵唤我,就止不住眼泪。
就好像这次一见面的时候,那种被瞬间忘记的气愤无奈,和填满的喜悦与激动。

当所有的喜悦和悲伤都被你一个人调动的时候,不知道这算不算太过投入。不过,我也觉得这样很幸福。

想要更幸福。

感觉恶心到了极致。

慢慢的,就算反复去揭那层伤疤,也不会再觉得很疼很难受。不是因为变得坚强,而是逐渐漠然,与自己无关。

终于到了这个年龄。

原来猫さん一直都没有来过啊

大概要失去自己的猫さん了吧。

哈哈哈……